不到长城非好汉,穿越秦汉奇迹领略沧桑华夏

【八达岭残长城】

八达岭残长城(石峡关长城)位于八达岭长城西南,是八达岭长城防御体系的西大门。虽然残缺,但雄风犹在,在斗转星移、晨昏更替之间,默默地讲述着历史的沧桑,古战场的昨天……

明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兵临八达岭,但久攻不下。当地老者献计,转而奔袭石峡关。守将唐英中计离关,李自成趁隙破关直入,兵逼北京城。后人将这段历史编成京剧,名为《三疑记》,广为流传。

据专家考证,这里有两处极具考古价值的古代遗址。一处是当年为修建长城就地取材而开采石条的石料场,场内仍可见到为修筑长城而劈开的巨石,上面的凿痕清晰可见;另一处是当年为烧制长城砖而建造的砖窑群。

【古崖居】

古崖居,一个千古之谜的人文遗迹,它开凿的年代、历史、背景和用途,史籍中无确切记载,至今仍然是个谜。它是由一支不见史志记载的古代先民在陡峭的岩壁上开凿的岩居洞穴,计有147个,石室建筑结构复杂,设计巧妙,是我国已发现的规模最大的崖居遗址。

在峡谷三面直立的陡峭的岩壁上,布满了人工刻凿的大石室,或长方形,或方形,大的廿多平方米,小的仅3―4平方米;或单间,或2―3室相通;或套间平行,或上下两层;并有典型的“三居室”。其中,有一石穴上下两层,并配有耳房,廊柱历历,可能是穴居的主人集会或祭祀之地,弘敞雄伟,山民俗称“官堂子”。全部洞穴内,门、窗、炕、灶、马槽、壁厨、烟道等一应俱全,且圆则圆,方则方,均中美学规矩。闭上眼,似乎就能闻到炊烟的味道,穿过历史的沉寂扑鼻而来……

【九眼楼长城】

九眼楼是北京长城段中地势最高的一个敌楼。长城敌楼的大小、规模是根据地势和军事需要而建造的,一个敌楼的规模越大,箭窗越多,驻兵和储存物资就越多,它的作用也越大,在北京已开发的长城段中,敌楼每面墙上箭窗最多的也不过五、六个,而九眼楼的四面墙上,每面各开九个箭窗,可见规模之大,规格之高。据《明长城实考》一书记载:“怀柔火焰山九孔楼,在明万里长城敌楼中,其建筑规模和形制都是最大的一座敌楼”。

由九眼楼长城可以走到一个明显的三条长城的交汇点,这就是著名的“北京结”,也是万里长城的一个枢纽点。沿着北京结向东南方面望去,即可看到“鹰飞倒仰”、“箭扣”、“天梯”等长城,这一段长城是北京长城中最险峻也是最精彩的部分。

九眼楼上留下的碑刻有24通之多,其中大多是赞美它的雄姿,书法作者壮烈胸怀的诗作。作为一个敌楼能留下如此多的诗文,也是绝无仅有的。古代军事家、诗人如此钟情于一座敌楼,从侧面说明了九眼楼的地位与众不同。